您现在的位置:衡阳市船山实验中学. >> 学生之窗>> 船山文学社>> 正文内容

以梦为路,以景写书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以梦为路,以景写书

294班  胡杨零

 曾是梦里为书,如实写照,现是景里为路,如实行走,去时穷极一生,回时无处安放。那是青春里的梦,也是青春里的路,亦是青春里的景,更是青春里的书。

 四月的天气是干燥无风的,雨是连绵不断的,树是已然复苏的,学校的操场里有着蜜蜂的踪迹,徘徊在工具房旁。每当中午,阳光正好,它们便来了。在操场的乒乓球桌停留回,又飞向操场的篮球场,被篮球的拍打声吓跑,只能飞向无人问津的工具房了,一个一个的人走过,除了挥挥它们,让它们离远些,便无其他。等他们离开,它们还在原地环绕,是否它们也在寻觅着什么? 

 正看着《无比美妙的痛苦》的我,在晦涩中迷茫着,初二的岁月已悄然流逝一大半,接下来是盼望已久的生地会考了,满是期待,也满是害怕。与此同时,更有着对自己的失望,每一次绷着的铉,在每一处错误中都狠狠割断,那时,我便开始逃避。逃避我的错,逃避我的无知,逃避我的孤芳自赏。我以为我是一只麻雀,五脏俱全,但其实我只是一只杜鹃。留下一切的负担,名为自由,其为懒惰。我想我也需要书里那个每天靠氧气瓶维持生命的爱看书的任性的女孩的勇气了,爱上某一天的阳光,好好做一天的梦,同时带上书,在梦里远走天涯。

 四月的风终于来了,飘飘洒洒,是雨还是风,已然不知。可它们还在,寻寻觅觅,难道不用回去采蜜吗?要是只是留念,为何又不去绿化较多的人工湖那边呢?在九月来临前,我仍百思不得其解,它也从未离开过,只是当树也开始慢慢枯去,我终是知道了,知道它久久不肯离去是为了什么,原来只是灯光的作用。每一个教室想必都有几只不知是飞蛾还是什么蚊虫的干扰,总喜欢干扰的依附在电子白板上,并越挫越勇,从不畏惧。每次都会引得上课的气氛一下活跃起来,原来它也一直追寻着灯光,只是在我不知道的每一次开窗时的“妄想”。

 走在两旁都种满樟树的教学楼旁的路上,耳边有风悄然吹过,手里的书也并未放在教室,慢慢的走着,我发现原来从这里看着整个教学楼竟是这般的风景,每一个教室都开着灯,每一盏灯里都有几条被拉长的影子。这一刻,我竟也像那蜜蜂,远远的望着那些个开着的灯。原来,我寻找的也是这些照亮黑暗的灯。

 此刻,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没有之前那般的猛烈了。我的青春,亦要如此般罢了。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花香伴书香[ 04-25 ]
下一篇:拥一缕暖华[ 04-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