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衡阳市船山实验中学. >> 校园资讯>> 船山快讯>> 正文内容

恰同学少年——初三远足风采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点击数: 字体: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 汪国真《热爱生命》

醉花间・雨母行

312班  傅淇

雨碎清明雨母行,裘马整轻装。醺风随柳绕,翠色凝枝摇。

 

叶舞朗声落,云舒笑靥生。恰同学少年,一梦芷岸烟水畔,春色满,忆千行。

雨母行

        313班  陶红宇

清明的烟雨初初褪去

流浪的白云飘转歇息

四月的笛声悠扬婉转

船山人的季节降临

 

看女孩高束的马尾,少年张扬的笑容

看迎风舞动的旗帜,青春洋溢的步伐

是谁侧目微笑,如风铃般婉转的

歌喉唱响奔走的欢悦

是谁整好衣襟如白杨般挺拔的身姿

向前跨越了泥土与芳华

是谁笑看青春的我们如秋水般温柔

平静的目光流转忆起一段张狂的岁月

是谁不匆不忙,信步于四月清丽的烟雨凡尘

赏于山日色,平湖烟雨,雨母娇花,雁城柳絮

 

前进着,感受岁月的柔风,拥抱三年时载

前进着,追逐着流年的痕迹珍藏我们的相遇

往后余生,我们仍将历经艰难险阻

但愿尽管岁月有波澜我们都会如这一刻

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成长予我以痛,我报之以歌

愿一切成功于我们而言都叫末日可期

敬我们的共同走过的路

 

敬行走在雨母的这个四月这一年

游山记,忆往昔

323班  邓婉怡

春风吹皱了四月的湖面,也吹拂着船山一张张热情洋溢的青春面孔。树梢头上几朵淡粉色的花瓣随着清风摇曳几下,随即缓缓落下,映衬着豆蔻年华的女同学们活力满满的神采;“砰”一声,篮球撞到了架子上,没投中,汗水从男孩们的额头上滴落,仍无法浇熄那股热情似火……

离终点还有十七公里,出发的号角才刚刚吹响,同学们迈着整齐的步伐,精神饱满。

那时,我们才刚上初一,充满了对初中校园、初中同学、初中生活的好奇。我们像含苞欲放的花朵,尽是稚嫩与羞涩。课堂上,老师们新鲜有趣的课堂,为我们打开了新的知识世界。食堂里,可口的饭菜也抚慰了我们思家的心灵。寝室里,大家渐渐熟络起来,上床后还有细碎的聊天声,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平息。

道路走到了中程,气氛也渐渐紧张,身心的烦躁不由得引起了同学们的抱怨。

初二的任务变得越来越繁重,漫天飞舞的卷子像是要压挎学生们的背脊,一场又一场的摸考像一座密不透风的城墙,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在名为中考的赛场大家都铆足了劲。

终点的旗帜缓缓升起,这条路没有多久竟然就走到了尽头。

转眼间,初中三年也快走到了终点,回望过去,有欢笑,有泪水,大家因为一场考试,有缘聚在一起,却又要因为另一场考试,奔赴各自的筵席。我记得,船山每天清晨的薄雾,与落日的余晖;我记得收获成功的喜悦,与拼搏的汗水;我记得昏昏欲睡的课堂与窗外麻雀的多嘴……这些独家的记忆,将永远深藏心底。

回程的路上,看着窗外来时的路,心中生起一股惆怅。毕业,真的近在咫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雨母山之行的结束,意味着这场为时三年的“遇见”即将走向结局。这太不公平了,明明我们有了深厚的感情,有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却还是要说再见。可能成长就是这样,学会接受生活带给你的不公平。

 

再见了,彼此珍重的老同学;再见了,美好的青春岁月,愿大家披荆斩棘,各赴前程。

    闲对着光

                                              330班   万姿妍

我们在路上走着。

风叫啸着从连片的山丘上奔腾而过。我知道,它曾经也这般路过万人的生死和历史的兴亡。

它太普通了——只是一股在大气中微微躁动的气流,哪怕曾有过多远的地方,也迟早会趋于平静,失去作为风一生的轻狂。可此间刚静,披方又聚,就算眼前是骇人的断崖,它也有足够的勇气在天地间粉身碎骨。

倘若它也能被上天赋予些许颜色,那么我想,整片天空都将成为一片跃动的海洋,无论它有多么辽阔无涯,你总能从中寻到流淌于你身侧的时光留下的席位痕迹。

这风的海洋上匍匐着纵横长空的云涛,若风的梦想正被永远封存在北欧平原上墨绿混着棕黑的泥土里,那么年少的愿望就已乘着月光,不惧一切地游荡于云涛之上,携着一叶孤舟,载着满船清梦,连星河都为它的张扬而轻轻转动着——无他,只怕扰了流云易碎的梦啊。

暂且将目光从空中收回吧,毕竟,满山的不知名的野花正开得尽心。

这些开在路边的花,它们似乎并不在乎是否有人成为它们争奇斗艳一生的忠实观众,但诚然,它们已成为众多词人的不二伴侣。伤春悲秋时,这些花便成了阴晴圆缺悲欢离合的实体。

“心事竟谁知,明月满花枝”花前赏月,愁多几许?一时间,恐怕连温飞卿这位日夜在月胧明下与风花雪月卿卿我我的大词人,都分不清究竟悲伤的究竟是年华,还是芳华。

路边,群芳正噙着笑含情脉脉地想望着你呢。它们默立于此,或许正为人类的多愁善感而发笑。可若人连那一点多情都消磨殆尽了,它们便连发笑都不屑。

我们已经走到很远了——谁知道下一步会踩上哪一块土地,而路的尽头又在何处?风还在呼啸着,花仍在绽放着。自然,也不会有人去深究它们曾参与过的流年。

 

“毕竟,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

                                           云母辞
                                                       315班   王卓然
    北上兮芳草,北离兮幽兰。沿闹市之喧嚣,论明春之远方;过广厦而远去,叹春色之悠扬。苍穹之下,混沌之上,劲松翠柏,随风飘扬。览书生之意气,品春意之轻狂。谈笑于樱花之际,感伤将落英之时。举旗大呼,正当应和春时景;挥旗招摇,云母遥唱风雨歌。跋山涉水,抛万物于身后;胸怀天下,当此时如所得!
   今将远离,无为忧伤。即将挥手问南北,人生难得不东西。悠悠白云,空游以怀,萋萋芳草,翠绿以念。当惜一抹芳华,扰一蓑烟雨,品一首高歌,共一时夕阳。同窗之情,不应三个春秋,硕果所得,更当永生追寻。
   梦回云母,新燕相识。哀伤兮日月,吟诵兮春秋。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